最新新闻Information announcement.

主页 > 公司动态 > 最新新闻 >

铁甲女兵:我的靓丽不寻常

发布时间:2020-08-01

结束一天的训练,马和帕丽(前排右二)与官兵交流训练心得。 袁凯摄

扫一扫看视频

  新疆日报讯(记者高方 通讯员黄宗兴 唐超山报道)7月31日,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3周年之际,中央宣传部、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联合发布13位“最美新时代革命军人”,他们是人民军队深入贯彻习近平强军思想、奋力推进新时代强军事业中涌现的先进典型,马和帕丽位列其中。

  马和帕丽,今年29岁,哈萨克族,新疆军区某合成团坦克二连女指导员。留着中性风短发的她,站在一群穿着迷彩训练服的战士中,十有八九会被人当成小伙子。自她2013年9月踏入兵营那一刻起,从全师首个女坦克驾驶员、首个军事体育总评“特三”的女军人,到现在的首个坦克连队女主官;先后被表彰为“优秀士兵”“优秀基层干部”“优秀共产党员”“军事训练优等军官”,荣立二等功、三等功各1次;当选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、陆军第二届“四有”新时代革命军人标兵、全国巾帼建功标兵……这个女孩用坚实的脚印向世人证明:强军不分男女、战场没有性别,在“有灵魂、有本事、有血性、有品德”的新时代革命军人里,女性同样顶着半边天。她们在军营里摸爬滚打、不怕吃苦、敢啃硬骨头的身影,为“最美新时代革命军人”的称号添加了更多的女性注脚。

  “穿军装时的我最美”

  在多数人眼中,“90后”“00后”都是在蜜罐里泡大的,当他们的青春遇到国富民强的新时代,便有了更加多样和绚丽的选择。他们是可以将梦想照进现实的一代。

  2013年,在成都西南民族大学读大三的马和帕丽,见到校园里贴出的征兵告示,决定报名参军。在木垒哈萨克自治县长大的她,从小住在部队大院旁,对绿色军营有着特殊的亲近感。“军旅是我的梦想,一旦错过就会抱憾一生。”马和帕丽说,就这样,她提前1年修满学分告别校园,穿上军装,成为一名驻守边疆的话务兵。

  新兵遇到的第一关就是阳光炙烤下的战术训练场。对马和帕丽这个从小与佝偻病、败血症有过一段艰难抗争的姑娘来说,要克服比同期战士更多的来自体力和心理上的障碍。“如果在这个时候认输,我的军旅生涯等于没有开始就结束了”,咽下眼泪,马和帕丽回到训练场,忍受和克服各种不适,在所有训练课目中都与自己较劲。3个月的新兵训练结束后,她被评为“最佳新兵”。

  人们觉得年轻人穿上军装的样子很帅,但其实很少意识到,他们同时穿上的是勇敢和信念。“穿军装时的我最美”,这是马和帕丽在军营里学到的第一课。

  两年后,马和帕丽作为优秀大学生士兵提干,成为西安通信学院的“一道杠”。转眼,10个月的军校培训结束,马和帕丽再一次面临着抉择。

  毕业分配前夕,喀喇昆仑边防官兵的英雄事迹、演习场上的炮火硝烟,不时浮现在马和帕丽眼前,也给了她越来越清晰的答案——“苦地方,远地方,就是建功立业的好地方”。

  毕业分配时,马和帕丽放弃了条件优越的沿海地区和驻首府乌鲁木齐的单位,主动申请戍边,义无反顾地投身一线作战部队——驻守天山深处的某装甲部队。

  “开坦克时的我最美”

  2018年6月,坦克二连指导员岗位出现空缺,马和帕丽向团里毛遂自荐。这个连因专业精、作风硬,被冠名“硬骨头连”。有人质疑,坦克连清一色男兵,女同志去了,连饮食起居都不方便,咋能带兵打仗?“谁说女军人就开不了坦克?谁说女干部就带不好男兵连?”一向倔强的马和帕丽再一次向自己发起挑战。

  尽管体能训练对马和帕丽已不是短板,可是来到坦克连,面对眼前30多吨重、变形金刚一样的庞然大物,她觉得自己既渺小又无力。到任第一天她就和男兵钻进了狭小逼仄的坦克驾驶室跟车体验。当坦克在戈壁滩上奔跑起来,剧烈的摇晃、巨大的噪声混合着尘土油烟让她头晕目眩、不停呕吐,她咬着牙一圈一圈地跟下来。但最让她感到无助的还是驾驶坦克对力量的要求,男兵轻松完成的推拉操纵杆,她双手合力才能完成,两三趟下来就胳膊酸软、心慌气短。